125期二肖中特|2018年二肖中特全年
你的位置: 首頁 > 女生頻道 > 現代言情 > 靜待花開
《靜待花開》韓少澤安靜小說在線閱讀

靜待花開安芯

主角:韓少澤安靜
《靜待花開》是作者安芯著作的現代言情類型的小說,作者文筆極佳,題材新穎,推薦閱讀。《靜待花開》精彩章節節選:“不,我不去!少澤,你聽我解釋,不是我推她的,她是自己摔下去的!”安靜死死抓著韓少澤的褲腳,虛弱的喘著氣。韓少澤爬滿寒霜的眸子看著她,“不是你?安靜你可知瓊兒有多愛那個孩子,每天都過得多么小心翼翼?”安靜眸子微顫,她感受著那陣陣寒意包裹著自己的身子,顫著唇道:“少澤,我沒有理由傷害她,也不會傻到那種地步!”“你討厭瓊兒就是最好的理由!”韓少澤冷冷的聲像是一把刀狠狠剜著安靜的心口,“我這一輩子,永遠不會喜歡上你,因為——”接著,他靠近了安靜的耳畔,聲音冰冷,“你讓我感到惡心。”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25 16:16:32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很快,醫院便到了。

李瑞林抱著安靜那因疼痛而暈過去的身子,飛快朝著醫院內奔去,他突然覺得安靜的身子,似乎比昨日抱起來更輕了一些。

……

當床上的人悠悠轉醒,安靜下意識的便去輕撫著自己的小腹,似乎一切安好。

“靜靜,你的身體不好,恐是要住院。”李瑞林擔憂的聲傳來,“到底發生什么事情了?韓少澤為什么又那樣對你?”

安靜艱難的起身,她感覺身體宛如撕裂般的疼痛,她深吸一口氣,低垂著眼眸,聲音哽咽:“婆婆去世了。”

身上,似乎有好幾處疼痛感,背部被桌角磕得生疼的地方還在隱隱作痛。

“與你有什么……”接而,李瑞林像是想到什么,猛地從凳子上起身,一拳頭打在了墻上,低吼一聲,“他不會以為是你做的?”

空氣中,彌漫著一股窒息感。

安靜雙眸望向了窗外,她喉嚨艱難的發出一個聲:“嗯。”

“他到底有什么好?值得你這樣做?靜靜,你放手吧,他不值得。”李瑞林接而再坐在凳子上,低沉著聲。

“我也不知道為什么,可是我放不下。”即便如此,她還是死心塌地,無法放棄。

再者,她不能讓自己的孩子沒有父親。

李瑞林手一緊,眉頭緊皺,“他不值得。”

結婚這么久,李瑞林一直看著安靜受苦,卻又無能為力,他希望安靜能離開那個男人,卻看著她一次次的拒絕。

那韓少澤不愛她,這般只會傷心傷身。

“我想休息了。”安靜再次躺下了,她閉上眼,不愿再聽到李瑞林的話語。

李瑞林揉了揉眉心,語氣柔和了下來,“那你好好休息,我明日再來看你。”他必須要走,怕自己一個生氣,再次去找韓少澤打一頓。

聽著門響,安靜再次睜眼,她抬手,輕撫著小腹,雙眼通紅,“寶寶,我定會護著你,也不會讓你沒了爸爸。”

那兒雖依舊平坦,但她似乎能感受到有個生命。

當病房門再次被推開時,安靜望著那讓她愛慕的臉依舊冰冷,欣長的身子站在了床邊,語氣依舊沒有絲毫情愫,“護好他。”

“少澤。”

安靜眼睫微顫,當她以為韓少澤是關心她,卻聽著那宛如惡魔般的聲傳來,“這是你唯一贖罪的機會,生下他。”

“我沒有,少澤,媽不是我害死的!”安靜輕顫著聲,搖頭。

韓少澤眸子一沉,彎腰,鉗住她的下顎,冷冷道:“你日日送去的保溫盒,里面沾染了什么你別說不知道!”

那個保溫盒,昨天太累,本想著今日再清洗。

誰曾想居然被幾人拿去做了鑒定,那上面可是有對林琳身體有害之物,坐實了安靜便是那殺死林琳的兇手。

可,安靜從未動過手腳。

“我沒有,少澤,我從未做過,我怎么會做那樣的事情?”在這家唯一的溫暖便是林琳給她的,安靜怎么會下毒手?

韓少澤冷笑一聲:“你那惡毒的心思,早就不是一天兩天,害瓊兒流產,殺死媽,還有什么你是做不出來的?”

下顎的痛感襲來,惹得安靜一句話都無法說出,布滿血絲的眸子噙滿了淚水。

“別用你那惡心的眼神望著我。”韓少澤狠狠甩開了她的下巴,接而拿起一旁的紙,像是擦拭臟東西般狠狠擦著手,接而把紙扔進垃圾桶內。

“照顧好你的孩子,若是他沒了,你也沒有存在的意義了。”扔下這句話后,韓少澤大步離開。

安靜趴在床上,下顎的疼痛感蔓延開來,似乎到了心口處,她手攥著心口處,撕裂般的痛感讓她一時間無法呼吸。

那個孩子,是她唯一留在韓少澤身邊的籌碼了。

整整兩日,韓少澤對她不聞不問,唯有李瑞林會來醫院看看她,她躺在病床上,無聊時便望著窗外的景色。

林琳,要出殯了。

安靜撐著自己那略有些虛弱的身子,穿好衣服,走出病房。

“你身子還未恢復,不可出去。”一個護士急忙攔住了她的身子,勸著,“即便不為了自己,也想想肚子內的孩子。”

“護士,我必須出去,放心,我沒事。”安靜扯出一絲笑意,抬著沉重的腳步,離開。

“誒——”

本還想叫住,身后一個聲音傳來,“今天,她的婆婆要出殯,作為兒媳,自是要前去吊唁,讓她去吧。”

林琳的葬禮,在一個教堂內。

全數人一身黑衣,坐在了教堂內,聽著牧師致辭,沉重哀痛的氣氛,蔓延在整個教堂之內,安靜尋了一個偏僻的角落,坐下。

手上,緊握著林琳那張笑靨如花的照片,她豆粒大的淚珠打在照片上,她才察覺自己眼眶中早已滿含淚水。

驀然,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身子,她踉蹌幾步,直接被帶出了教堂內。

“滾回去。”依舊冰冷的語氣。

安靜手中緊攥著那張照片,語中帶著懇求,“少澤,我只想送走媽,求你,讓我送走她好不好?”

“任何人都可以,唯有你,不配,你有何顏面?”韓少澤冷冷的開口,雙眸中的厭惡與嫌棄一覽無遺。

這冷到讓人窒息的話語,安靜想過千萬遍,但聽到之時,還是那般痛。

她不想再做解釋,此刻,安靜只想送走林琳,再次開口:“不管如何,我都是兒媳,作為兒媳我應該去送走她。”

“呵!殺人犯還想送走殺死之人,賤女人,趕緊滾,否則,你連獨中那個孩子也別想保住!”韓少澤惡狠狠的道了一句。

安靜立馬捂住她的小腹,淚水瞬間涌出,她沙啞著聲,“這是你的孩子,你——”

“滾!”

若是想留住這個孩子,安靜必須離開,她望著韓少澤走進教堂。

教堂的鐘聲敲響,她只能躲在一旁的灌叢中,看著那黑漆木棺材被抬出,她捂著自己口鼻,眼淚潸然落下,她聽著人群中的哭聲,自己卻不敢吭聲。

……

等所有人盡數散去后,她才走出灌叢,卻聽著一旁還未離開之人傳來一句話:“沒想到,韓少的母親,居然是自己老婆害死的。”

小說《靜待花開》 第四章 試讀結束。

最新小說

書友評價

編輯推薦

熱門小說

125期二肖中特 四川熊猫麻将游戏规 … 中国三大股票指数 贵阳麻将 加拿大pc28开奖网站 宁夏闲来麻将 淘股吧官方网站 喜欢打麻将的加我进群 股票融资软件_杨方配资平台 今天上海快三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微信头像